不只騰訊頭條B站進場,血腥的文娛世界大戰開啟了!

【GameLook專稿,轉載請注明出處】

GameLook報道/牛年春節過去了,2021春節檔電影票房也已超過75億元,雖然有很多人都因為去年的原因,都進行了報復性消費,但在大環境依然提倡“就地過年”的風向下,很多人大部分的時間依然是選擇宅在家里,吃喝玩樂,用戶對于線上娛樂和文化產品的需求依然居高不下。

有需求,就有市場,“宅經濟”熱度不減,作為文娛行業上游的公司和資本方們,自然也會為了爭奪用戶最后一點的空閑的時間,使出渾身解數,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砸錢投資,擴大自己的業務版圖?;ヂ摼W巨頭間的“戰爭”也正在進行中,且戰火早已蔓延到了世界。

在未來的賽博朋克世界中,誰才是那個執掌世界的Company?GameLook不知道答案,但過程注定血腥,你我作為用戶注定很渺小。

開啟海投、都膨脹了,不是說好精品化的么?

日前,企查查發布了《2020年大文娛賽道投融資數據報告》,根據企查查的數據,2020年文娛賽道投資次數最多的機構分別是“騰訊投資”、“嗶哩嗶哩”和“字節跳動”,其中騰訊投資全年的投資次數達到了28次,嗶哩嗶哩為17次,字節跳動為14次,TOP10里其余的資本方,比如快手、三七互娛、網易資本等,投資次數均在10次以下。

標紅的投資方代表連續兩年(2019、2020)上榜

相較于2019年,2020年受疫情的影響,部分資本方在投融資上,較為謹慎,比如歡聚和百度等,直接跌落了2020年的榜單。與此同時部分企業也依然高歌猛進,騰訊在投資次數上依然保持著自己的領頭羊地位,字節跳動和嗶哩嗶哩緊跟其后,相較于上一年都有較為明顯的增長。

當然變化的不僅僅是文娛賽道最佳捕手的榜單排名,2020年至今,以騰訊為首的文娛賽道上的投資越發地凸顯出“廣撒網多捕魚”的特點;B站、快手等文娛賽道的小巨頭,也正在脫離自己的舒適圈,開始向多元化擴張。

騰訊作為文娛賽道上的巨頭,僅在2021年1月,就在海內外投資了14個游戲項目,從賽事運營、游戲分發公司到VR、女性向、派對等類型的游戲開發商,無一錯過;字節跳動同樣大范圍撒網,利用“掌閱”、“麥博游戲”、“中視鳴達”等頭部產品或公司,為自己爭奪更多的話語權。

而 “小破站”嗶哩嗶哩今年也開始了自己的“破圈”之旅,不再將自己局限在動漫的小圈子里,在2020年多次下手游戲、MCN機構和影視制作發行領域,為自己PUGC的模式提供全套的服務,位居第二的投資次數也體現出了B站目前的實力。

你的時間就是巨頭的金錢和權利

雖然根據企查查的數據,“2020年國內文娛賽道共發生298起融資事件,同比下降7.5%”,但是頭部投資人并未受其影響,在投資次數上,相較于2019年,都有了一定的增加,海投的特點也愈發地明顯。

小孩子才做選擇,大人當然是全都要.jpg

雖然一個月14個項目的投資的確看起來有點夸張,但海投也絕對不是漫無目的地搶資源。除了能在未來和同行業公司競爭時,不用被人掐脖子外,未來公司業務升級,在進行縱向整合時,也有拿得出手的資源。

以騰訊和B站都深耕的動漫領域為例。2019年,騰訊先后投資了多家動漫內容制作商、將頭部漫畫平臺“快看漫畫”納入麾下,同時還投資了動畫虛擬形象設計公司“虛擬影業”,從內容到技術到平臺,全部拿下;B站更是老二次元了,除了動漫的內容和制作外,同時在IP運營和動漫周邊上也有落子,更是投資了知名影視制作發行商歡喜傳媒,可謂是面面俱到。

由B站和歡喜傳媒出品的電視劇《風犬少年的天空》

在宅經濟和互聯網飛速發展的今天,眼前的這塊或大或小的屏幕占據了很多人的閑暇時間,如何盡可能地將用戶留在自己的平臺上,留在自己的內容上成為了文娛巨頭們必須思考的問題,而這個問題,已經有人給出了答案。

1997年成立的網飛可以說是全球文娛行業最頂尖的企業之一,如果說Youtube是在谷歌的庇護下一路成長,網飛則更具有參考意義和類比的價值。1999年網飛就開始了訂閱制服務;2007年,網飛就推出了視頻的流媒體服務,截至2021年1月的數據,網飛的流服務已經在全球擁有2.037億個訂閱用戶,在美國的訂閱用戶已達到7300萬。

雖然看起來網飛目前主要的業務依然只有流媒體這一項,并且這一業務在美國國內還在被Disney+、Hulu、HBO max等對手瘋狂擠壓和針對。但這也動搖不了網飛目前在全球的影響力。

網飛也早已不是一個簡單的視頻流媒體平臺了,隨著網飛進入了全球超過190個國家和地區,其在全球各地對于影視制作基地、技術甚至是線下劇場的投資便從未停止,用于支持自己在全球各地的內容創作。事實也證明,這種自由創作的策略也將成為網飛的出路。

內容為王?還是N多內容才為王?

理想狀態下,只要平臺能提供給用戶想要的內容,用戶就沒必要換平臺。

這也正是網飛一直在做的,通過優質內容來撬動訂閱用戶的規模增長,然后利用付費資金打造更好的內容生態,來反哺付費用戶增長的驅動力。雖然就跟國內愛優騰等視頻平臺一樣,網飛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付費資金是完全入不敷出的,即使是現在,網飛賬面上依然有著超過100億美元的債務,但就在今年,網飛表示“不必為日常業務籌集外部資金”,它們如今的營收能力足以覆蓋還債與大量內容制作的需求。

網飛自制劇集大受歡迎

利用每周至少推出一部新的原創作品的效率,雖然作品的品質在很多時候只能得到最基本的保證,并算不上優秀,但作為一個全球擁有超過2億訂閱用戶的平臺而言,比起耗費大段時間賭一個“優秀”作品的反響,滿足絕大多數人的需要顯然更加地重要,沒有PUGC、沒有廣告、沒有互聯網金融業務,網飛真正實現了用內容支撐的全球性的流媒體業務,霸占了大量用戶的屏幕時間。

網飛這種通過內容來搶占用戶時間的做法也正是騰訊、B站和字節跳動正在做的事情。只不過,這些文娛巨頭想要的不僅僅是用戶看視頻的那段時間,而是將自己變革成為一個生態鏈公司,除了視頻、漫畫內容外,包括游戲、網絡小說、支付等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,這些公司都有能力推出成熟的產品,每個人的日常生活也都有他們的影子。

簡單來說就是,當用戶以為離開了B站APP就離開了嗶哩嗶哩的時候,打開新的手游,也同樣是由B站代理的,B站投資的工作室開發的,然后氪金的渠道還是“bilibilipay”。

中外文娛巨頭近來越來越頻繁的投資、收購等操作,只不過是互相對抗前的休生養息,招兵買馬罷了。一天只有24個小時,出去工作睡覺,留給文娛巨頭們的時間其實極為有限。屆時誰能提供更好更廣泛的內容,誰有更多的資源,技術和工具,自然也就可以在彼此的對抗和搶奪市場的戰斗中取得優勢。

隨著互聯網企業業務的日益全球化,偏安于一隅只能是白日做夢,中國企業與國外企業的碰撞也遲早會發生,勝者的戰利品就是大部分人的時間。

天下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

文娛巨頭轉變為生態鏈公司,不論是對企業、行業還是用戶,影響都是巨大的。在法律的約束下,對于企業而言,可以將自己生產的內容更好地傳達給用戶,充分挖掘個體的價值,可以為更多的人提供統一標準的服務等;對于行業而言,產業鏈的整合既提高了內容的產出效率,也有助于整合資源,推動行業發展;對于用戶而言,也減少了時間和流程的成本。

當然這一切都是在理想的狀態下,在約束了資本的本質的情況下的最理想結果,無數的科幻小說、影視游戲作品也為我們揭開了另一種完全相反的可能性:充分挖掘個人價值變成了壓榨個人勞動力、提供統一標準的服務變為了拉低最低的生活標準等。就比如《賽博朋克2077》里的荒坂集團和夜之城。

雖然在大多這類作品一般都有一個,在現實中基本不可能出現的,軟弱的政府和橫跨所有行業的托拉斯,但是隨著企業間的不斷投資、并購,未來托拉斯的形成也并不是天方夜譚。這一點我們朝向部分發達國家看去,就可以看到縮影,比如二戰后美國流行至今的一個概念“Corporate America”,指的就是被大型企業所控制的美國。

當然,未來的故事只能等到未來才能揭曉,就目前來看,企業間的這種投資和并購已經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了,未來不僅是文娛賽道,大部分行業都將會出現一個絕對的強者,而強者之間的競爭,就又是另一段故事了。

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hongkong333.com/2021/02/415249

關注微信
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a_有码av高清电视免费观看_国产国语对白露脸正在播放